森林行者

關於部落格
森林裡悠閒的行走

天天讓筋骨多運動,肌肉骨骼更堅實

探索大自然,動眼又動腦,身心都健康
  • 6234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羅東林場的蛻變

   
   這裡每天都有大批遊客慕名拜訪,如果事先沒有準備功課,雖然場域中配置早期豐富的伐木記憶,遊客大多只圖攝取「美色」,欣賞悠美的環境不習慣閱讀,每天許多國民旅遊團體蒞臨,蜻蜓點水到處走馬看花,時間到就拉到其它景點。因為台灣領隊共同的問題:僅知旅遊點卻不溫習功課,當然無法提供深入解說服務,多數遊客對曾到過的景點如數家珍,林場設施霧裡看花不知功能與歷史。太平山名列台灣三大林場之一,羅東森林鐵路於一九二四年全線通車,火車載運林產繁榮羅東。伐木運輸初期使用「管流」模式,即推入河中運用水流力量,將林木運送到平地。但台灣「荒溪型」溪流水量不穩定,枯水期原木常卡在河道中動彈不得,暴雨時無法掌控流速,經常衝入大洋消失無蹤,況且漂流木與河床會碰撞造成損失。後來
要設置天送埤水力電廠,部分溪水在牛鬥分流到下游推動發電機組,水少更增管流的困難度。林務單位開始規劃鐵道運輸,初期成本高卻能提升效率。區長陳純精先生獨到的商業眼光,簡單說就是看到商機,熱心募款出資提供場地、協助架設鐵道,大力爭取在羅東設置林場。因為林業開發需要大量伐木工人,木材工業蓬勃增加工商就業機會,吸引各種行業進駐擴大商業規模,加速羅東經濟成長與繁榮。現在外環道以「純精路」為名,即感念先人用心經營羅東的表達。

  從光榮路旁的北端停車場進入林場,踩著鬆軟的木屑步道,原為早期「森林鐵路」的火車軌道,經過北碉堡前的最後一座木橋,太平山的火車來到終點羅東林場。鐵道轉轍器前客車與貨車分道行駛,旅客在右邊的竹林驛下車,載著太平山原木的貨車繼續走,來到貯木池畔的卸木平台,木材經過林務人員檢索確認,滑入水池中完成旅程。直到一九八二年太平山林場終止伐木業務,貯木池不再有新鮮原木卸入,林場功能消失曲終人散。現在所看到的設施,為林務單位將舊房舍重新規劃整修,保存傳統林業文化並賦予新生命,在二OO九年完成「羅東林業文化園區」整建,對外開放這個二十公頃的空間,述說曾經扮演著推動羅東繁榮的林場,並喚醒在地人對林業豐富情感的回憶。一九八九年森林鐵路結束營運,閒置的車站不敵時間及風雨的摧殘,曾經成為一堆廢墟,二十年後站房重新整建,現在提供林場設施的資訊服務。月台樹林下展示森林火車蒸氣車頭,放置改裝的車廂供遊客休憩,體驗昔日搭乘小火車的感覺。森林鐵路在早期公路運輸不甚發達時候,提供大同、三星山區居民便利的聯外交通工具,終點的第十個車站就是「竹林驛」。森林鐵道及台糖火車的軌道距離均為762mm,大約只有國際標準軌距1435mm(高鐵)的一半,這就是「五分仔車」名稱的由來。

  在地人稱為「松蘿埤」的貯木池,因有圳道提供水源、又有地下湧泉自然更新水質,算是一座活水的人工池。早期提供太平山高級原木浸泡使用,可以防止木材乾燥龜裂、隔絕昆蟲、微生物侵襲,同時能讓樹脂釋放水中延長原木保存年限。水池廢棄至今約已三十年不再使用,沒有人為干擾、更沒有受到外來工業汙染,成為城市中隱居的濕地生態系,各類水生植物不僅提供營養基質、更能補充水中含氧量,使得多種台灣原生水棲型動物,意外在這個封閉的生態體系繼續繁衍保存。池中的魚、蝦、貝類穩定成長,供應動物豐富食物來源,也吸引眾多水鳥以此地為家。有多種鷺科鳥類棲息,還有花嘴鴨、鷿鷈、紅冠水雞,冷涼季節還有多種候鳥蒞臨。池畔步道不僅是遊客重要休憩點,同時也是羅東自然教育中心,獨具特色的生態教學資源,加上園區林木茂盛吸引各類林鳥進駐,冬季常見黃尾鴝、鷦鶯在樹梢跳躍,草地上常會遇到不動如山的黑冠麻鷺,還有白眉鶇、白腹鶇、斑頸鳩也在啄食昆蟲、蚯蚓,使得羅東林場成為觀察鳥類的新天地。環池步道設有貼心的賞鳥牆,提供遊客在不驚擾野鳥的狀態下,能夠近距離欣賞各種鳥類活動。

  園區本來就是一個人文大社區,許多老員工宿舍仍繼續在使用中,閒置房舍則改裝為公共展覽館,成為解說林場功能的立體空間、或為環境教育學習場所。林場幼稚園舊房舍,現在是羅東自然教育中心教室,旁邊的宿舍改闢為「森活館」,介紹早期太平山員工山上的居家生活模式。竹林車站旁舊宿舍成為「森產館」,有系統放置伐木工人所使用各種工具,還有太平山林場的立體配置圖,所有山地火車的路線、流龍、索道等伐木機具與集材設備,遍佈在各個山頭,清楚看見當年整個伐木事業版圖,從平地延伸至高山地區。「森趣館」原本是維護火車的檢修室,閒置後改為木工室,現在整修成互動式的木工教室,不定期舉行木工DIY教學體驗,邀請遊客參與活動,藉此模式增加遊客對傳統林業的認識。其它還有森動館、森美館、生態竹屋、文化創意館,各個展館都配置導覽員,解說森林事物跟人類互動關係,也讓遊客能對環境保育的重要性,有更深層的認識。

  羅東林場將近一世紀的歲月裡,歷經繁榮、沒落、現在風華再現,猶如享受一場三溫暖的洗禮。這片市區裡的大綠地,在規劃為林業文化園區之前,台灣林業因資源枯竭而沒落,太平山停產轉型為森林遊樂園區,原本人聲鼎沸的羅東林場,因失去功能頓時蕭條沒落。這片荒廢的濕地曾被形容為市區毒瘤,列入工業用地準備進行開發,幸經地方人士爭取及林業政策的調整,將林場重新規劃新的功能,不僅讓羅東多了一個城市的肺,更讓林業文化多了一處傳承的場所。保留這個曾經被遺忘的貯木池,也為台灣保存一塊生態空間,許多野外已經消失的物種,意外在這裡找到生存的機會。林務局散佈各地的林業閒置空間,已經完成多處林業文化園區,透過這些戶外博物館,保存這些山林開發的記憶對於快速變遷中的台灣社會留下庶民的生活過程,就是一篇篇先民生存的奮鬥史,都是留給後世子孫非常重要的實體記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