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行者

關於部落格
森林裡悠閒的行走

天天讓筋骨多運動,肌肉骨骼更堅實

探索大自然,動眼又動腦,身心都健康
  • 6244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藍色公路:逐浪去淡水

講到淡水小鎮,大家幾乎都會立刻聯想到:「金門王與李炳輝」絕妙的那卡西二人組,傳唱至今依舊餘音繞樑,由陳明章作曲填詞,膾炙人口的「流浪到淡水」。淡水的近代主要發展始於日領初期,當時的基隆港尚在整建更新中,淡水港成為台北的主要吞吐港。更為了能大量、快速運輸經由海路運到淡水的物資,運用台灣當時現成的鐵道資材,鋪設淡水到台北的鐵路動線。後來河港因泥沙淤塞嚴重,而基隆港整建也適時完成投入運轉,取代淡水的海港功能。此時鐵路的客運已達到一定的能量,成為取代貨物運輸的功能,躍升為淡水線火車主要的服務對象,直到一九八八年淡水線鐵路支線廢線,另外規劃高運量捷運取代,一九九七年捷運通車,為目前淡水交通的主要運輸動線。
      

我喜歡沿著自行車道到淡水踏青,從捷運淡水站走到紅樹林站,時間充裕還可以走到竹圍站。前段在列車軌道旁茂密的林蔭下,即使艷陽天也不擔心太陽的荼毒,不同的原生喬木在各個季節適時的演出,使自行車道輪流換上多樣的色彩,四季都達到美化的效果。大約在驚蟄過後天氣逐漸暖和,楝樹插滿了淡淡的小紫花,為步道的春天塗上第一層彩粧。五月份的相思樹上,一球球的黃花佈滿整個樹冠,令人驚奇相思樹竟能開出這麼多花序,煞時改變了樹冠的顏色。此時不遠處的樹叢上,一抹淡淡的紅與明亮的陽光相輝映,那是酸藤的花序開始隔空叫陣別苗頭,生怕蝴蝶、蜜蜂忘了它的存在。當氣候進入炎熱的夏季,幾棵鳳凰木綻放豔麗的花朵,正式宣告暑假即將開始。愛現又不甘寂寞的雀榕,它的隱頭花序不能展現美麗色彩,用色彩多變的葉子搏版面,仍然可以搶盡風頭。上場前先拋棄掉沾滿灰塵的老葉,每次都以全新姿態登上舞台,整樹插滿耀眼的銀白,讓人分不清到底是花苞還是芽苞?待抖落苞片展開嫩紅的新葉,看似枝頭開滿了紅花,獨領風騷一點都不意外。雀榕沒有美麗的花序依然搶盡鏡頭,它顯然倚靠智慧取勝,一年又可以風光演出三回合,功力之高誰與爭鋒!
              

走出林蔭的自行車道,要快步進入紅樹林小徑,避免與自行車交錯。這段紅樹林河灘地上也是熱鬧滾滾,布滿密密麻麻的招潮蟹,牠們各自舉著唯一的大螯耀武揚威,原來是雄蟹在相互宣示主權,爭取母蟹青睞的眼神。泥灘上一堆堆泥丸可不是螃蟹排泄物,而是螃蟹在吃腐植質時,沒吃進嘴的濕泥,就像是人們吃飯時嘴角沾的飯粒。地上有許多立體的建構物,依形狀可以區分出不同螃蟹種類的家,有像火山口、也有像煙管的高塔型,地上沒有高塔只有ㄧ個洞,則是北方招潮蟹的洞口,對螃蟹有興趣的朋友,這些都是值得探究的資訊。如果興致高昂可以再往前走到竹圍站,這段視野開闊無遮攔,沿途可以欣賞各種水濱物種,當然要有高手相伴,才能獲取更多知性的訊息。
                   

紅樹林生態保護區,為了降低人們影響濕地生態環境,避免生態物種受到過多干擾,特別設置一條架高的木棧道,稱為:紅樹林小徑。水筆仔的棲息地統稱為「紅樹林」,因為它是北部地區僅存的紅樹科植物,樹皮含有「單寧酸」氧化會呈現紅色,可以提煉紅色染料故稱紅樹林。它被稱為胎生植物,是因為在初夏開花之後,果實成熟仍會掛在樹上,依賴母體繼續發育,直到明年開花之前,小樹苗才陸續脫離成為獨立植株。茂密樹林的落葉供應潮間帶主要的基質,與水中的浮游物養活眾多的濕地生命。這裡的許多小水漥是找尋彈塗魚最佳位置,「小彈塗魚」是魚類,喜歡在泥灘地上補食水生昆蟲,所以皮膚演化出可以呼吸的功能,只要保持濕潤就可以不用回到水中,所以都是裹著一層泥衣保濕。另ㄧ種素食的「大彈塗魚」又稱為花跳,可以長到二十公分左右,體色有一點藍皮膚換氣功能較差,留在泥灘時間短較不易發現。每一個物種都在食物鏈體系裡,扮演特定功能的角色,每一種都是不可或缺的主角。台灣河口濕地不斷被開發,水族的棲地遭受壓迫族群所剩無多。原來要成為稀有物種才會聞名,就跟白海豚、櫻花鉤吻鮭一樣,在可預期的未來終將會滅絕,永遠消失在我們這個美麗島。
                 

 

台灣陸路運輸發達,已經滿足大部分用路人需求,台北到淡水休閒的藍色動線,廠商早已經投入營運,卻默默無聞打不開市場,一直處於單打獨鬥的狀態,這可能又是政府單位漠視的結果。淡水河夏天枯水期雖然還是有ㄧ些味道,已經不再臭氣薰天,河面也偶見豆仔魚跳躍,表示烏魚已經回來了。河畔許多水鳥群集,有小白鷺、大白鷺、夜鷺,偶而還可以看見嘴上掛著一把大彎刀的「埃及聖環」掠過,顯然水中豐富生態足以養活眾多鳥類,這是在三十年前所無法想像的畫面。當年台北人把垃圾堆積在河灘地,工業廢水、家庭廢水直接排入淡水河,導致河水變髒、變臭,不僅截斷了新店溪香魚的歸鄉路,更讓多種「兩側迴游」的魚、蝦、蟹回不了家,從此絕跡在台北的溪流中。
                  

 大約二十年前開始,台北縣水利單位進行河濱清汙計畫,挖走河灘地的垃圾與腐植土,近幾年又在大漢溪、新店溪下游,以自然的方式過濾汙水。經過多年的努力耕耘,淡水河已逐漸起死回生,雖然不可能回復當年模樣,但是水中的生物數量逐漸豐富多樣,才能吸引食物鏈較高階的鳥類進駐,表示努力多年的環保決心,已收到一定的成效。這裡現在可以大力推廣休閒運動,增加市民新的遊憩動線,除水岸自行車道之外,藉河運為宣揚政績證明環保政策成效,更可以增加民間就業機會。
    
 左岸的地方政府啟動的比較早,現在已經呈現初步的成果,當我們在遊艇上流覽地景風光,就明顯發現兩岸的景觀變化不成比例。原本落後的左岸景觀,現在明顯領先十年以上時間,從三重、蘆洲、五股到八里,沿途整齊水岸綠地、住宅大樓林立,地產行情翻揚已不可同日而語。近年水利單位闢建多處人工濕地,運用
大自然過濾功能的自然工法,達到淨化水源的功效。鹿角溪、新海橋下等多處人工濕地,還有秀朗、江翠等多處礫間帶工程的完成,不僅有效達到河水淨化的功能,同時也增加河岸高灘地的遊憩新空間。今日的淡水河逐漸擺脫污名,在可見的未來不僅可以親水,更能夠規劃為生態踏查的好去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