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行者

關於部落格
森林裡悠閒的行走

天天讓筋骨多運動,肌肉骨骼更堅實

探索大自然,動眼又動腦,身心都健康
  • 6244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福巴越嶺古道,福山段

   
 
  「一九八九年」是台灣林業史非常重要的年份,當時所有的原始森林幾乎已經砍遍、砍光了。又正逢經濟起飛木材需求旺盛,台灣伐木事業突破了保育界線,已經讓原始山林受到重傷害。木材商大量進口原木的衝擊,更壓迫伐木業生存的空間。台灣林業資源已經枯竭,屬於「生產事業」的林務局,轄下還有數千名員工要養。唯有將單位編制改為「行政單位」,才能擁有公務預算不再自負盈虧。這一年開始,台灣森林生態總算獲得喘息,林務局負責山林國土保育,只種樹不再伐木。阿里山林場一九六五年關閉,拉拉山林場關閉才有一九七五年設置的「自然保護區」。許多林場轉型為森林遊樂區,用原有的場域及專業,進行國土保育推廣,身分從劊子手轉變成山林生態的守護者。
             

今天我們要從烏來的福山,進入「福巴越嶺國家步道」,這段路從福山通往復興鄉的上巴陵,也就是今日的「拉拉山自然保護區」。在二、三百年以前,曾經是「大科嵌群」泰雅族人的獵徑,後來成為族群經巴陵遷徙到烏來的路徑。這段步道兩端距離只有十七公里,也是他們返鄉尋親最便捷的路,所以早年這段高度使用的越嶺道,既是他們尋根的路,也是族人返鄉尋找姻緣的姻親路,更是日本警察管理高山原住民,延伸勢力的路線,沿線曾經密集設置十個駐在所。現代化交通建設日新月異,人們不再倚賴古道交通,步道已演變為登山休憩最佳的生態路徑。
                  

福山這邊海拔位置較低,相較於一千七百公尺的拉拉山,落差大約是一千公尺,分散在十七公里的上坡幅度,並不算難走的行程,但全程的距離對踏青遊客而言,卻不是每人都能承擔的體能。倘若當真想走到另一端,通常需要兩端皆準備交通工具,再由高處往低走,也超過六個小時以上時間。事先還得向林務局提出:「進入自然保護區」申請,才有人來幫你打開柵欄進入越嶺古道。且台北走國道三號經大溪,也要將近三小時才能到上巴陵,福山回台北也要一個小時多車程呢!這樣子比較就可以明白,這段十七公里的古道,早年靠人力搬運時期,是兩地之間多麼精簡的路程。
                     

我走步道的方式,喜歡用最輕鬆的心情接近大自然,規劃一日的踏青行程,準備最簡單的糧食、足夠的飲水,沿途欣賞美麗的自然顏色。像這種去程上坡的路徑,以時間來設定折返點,不強求一定要走完全程,行有餘力才能有好心情攝取美景,留下良好印像才會期待下一趟。計劃這次旅程時,設定往返只走八到十公里路。

「我們可以安排走完全程嗎?」出發前幾日有朋友這樣提議。

「我也想啊,單日十七公里行程太長了,況且現在進入酷暑季節,不適合做這樣長距安排。」我委婉表達否絕之意。

「我年輕時候曾走過全程。」

「要考慮每個人負荷的體力,還要安排兩邊的接駁車,我們這次輕鬆走就好。」
            

  實在不了解領隊的責任壓力,除了要讓大家覺得好玩,更要確保安全。我設定的第一目標,先到四K的茶墾駐在所休息午餐,若時間沒耽擱可以再往前走一段,時間到就一定往回走,五點之前返抵步道入口,華燈初上時分正好回到台北市區。攤開地圖仔細看,福山到拉拉山這一帶的山區,幾乎就是北部山地中心點,完全沒有道路開闢,也就不會有開墾與人家。除了極少登山探訪的過客,這裡根本就是無人之境。沒有開發的干擾,數十年來森林保持自然穩定狀態,步道裡物種必定特別豐富,更適合我們來觀察生態世界。
               

踏上札孔溪上的大羅蘭吊橋,我們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進入古道探訪泰雅族原民的秘境。這段路升格為國家步道,果然看到林務局服務心態的進步,山溝水流沖刷處,用堅固的圓木修葺過水橋,潮濕木棧階道的踏腳面,還鋪設一層不銹鋼防滑網,保護旅人的安全。第一次遇到這樣的貼心設施,確實感受到管理單位的用心。讓走在密林裡的遊客,不用額外擔心路況的風險,情緒上可以專注在發現新鮮、漂亮的事與物。
 

             

果不其然才沒多遠,就發現一隻從沒見過的白色甲蟲,回來比對圖鑑,原來是「台北白金龜」的雌蟲,這隻還是台灣特有種呢,所以名稱特別冠上「台北」。純白無暇的大金龜子,蟄伏在綠葉上休憩,就像步道裡一盞明亮的小燈,直接射進我的瞳孔。金龜子雖然沒有獨角仙那麼大,橢圓的身軀多大於二公分長,在甲蟲世界裡體型算是大號,我曾看過綠色、銅鏽色、黑褐色的金龜子,這個發現又是新體驗。沿途環紋蝶到處飛舞,六公分大的深黃色蝴蝶,在綠林中顯得格外明亮,灌叢上許多金花蟲、瓢蟲等小型甲蟲,都沒有刻意停駐。樹林裡山鳥的鳴叫聲一直不間斷,可以分辨的叫聲,有高空巡航的大冠鷲,中低海拔到處都是的紅嘴黑鵯,躲在灌叢裡一直重複唸著「是誰、是誰踩破氣球」的頭烏線畫眉鳥,還有山雀家族也愛來湊熱鬧,顯然這裡昆蟲糧食豐富,才會吸引山鳥聚集在這裡生活。

 

 

 

 

                        

上次在桶后溪看見的蘭嵌馬藍,也出現在這段森林步道,眾人又是一陣驚呼聲。這時空氣中傳來濃郁的花粉香氣,那是山棕在招蜂引蝶,許多昆蟲聞香而至,更吸引食物鏈更高階的物種。因此它也是原住民獵戶最要好的朋友,常在樹叢的附近設下陷阱,捕捉被引來覓食的哺乳動物,成為餐桌上的佳餚。山棕的功能不僅於此,葉子為鋪設屋頂的好材料,也可以製成掃帚,棕梠拿來製作棕刷。它的根系發達有穩固地貌作用,原住民會在住家旁的坡地種植山棕,不僅保護居家安全,更成為他們方便的獵場。它類似漢人擅於使用竹子的功能,可以當建材、製家具、編製工具,葉子是優良包裝材料,還有筍子可以吃,幾乎是無所不包的萬能工具。
                 

 

今年的野牡丹六月終於風光登場了,它是北部山區夏天的灌叢裡,最明艷的一朵花。紫紅色花集結在陽光區,花粉沒有濃郁的香氣,唯有打扮得花枝招展,倚靠美艷的彩妝吸引昆蟲拜訪,順道協助授粉繁衍族群。植物跟動物都有思考與行為,莫不費心思、想辦法,利用環境裡的助力,讓自己能夠更為茁壯茂盛。我數年來的觀察,各種生命體構成生態系,每個物種都是不可缺的成員。昆蟲與人類生活或許沒有直接關係,當牠們突然消失,蟲媒植物沒有昆蟲協助,無法繁衍新樹造成滅種。賴以為生的素食動物也將會缺糧餓死,森林逐漸縮減面積,爬蟲、山鳥不僅失去棲息地,更因缺乏蛋白質供應而消失。再上一階的肉食哺乳動物,必須互相殘殺以求生存,這一切的生態系浩劫,起因於昆蟲消失了。環境裡的每個物種,都是穩定森林的螺絲釘,都有存在的價值,所以我們必須重新學習,尊重所有生命,感謝它們的貢獻,地球世界才會有豐富的生命,構建綠色大地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