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行者

關於部落格
森林裡悠閒的行走

天天讓筋骨多運動,肌肉骨骼更堅實

探索大自然,動眼又動腦,身心都健康
  • 6244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皇帝殿步道_台北後花園


 
現在步道有計畫重整,還設有停車場、洗手間一應俱全,「登山」只是精華路段踏青而已。那次突然要來爬山,平常不做激烈運動,往天王廟這段石板砌的階道,實在把我給整慘了。沿路張大著嘴巴滿頭大汗,只聽到自己粗重的喘息聲,牙縫裡根本迸不出半句話來,經過三回合的暫停,才狼狽不堪的抵達鞍部雜貨店。當年從雜貨店上方的「天王廟」開始,必須四肢並用穿越陡峭的樹林,攀樹幹踩樹根爬上稜線西側。雖然路程短,因為全身都在用力,滿頭大汗像剛從水底冒出來的難民。萬事起頭難,肺臟經這次爆炸性的操練,隔週我又來走一趟,感覺已沒那麼辛苦,竟然可以一鼓作氣直達天王廟。東西走向的稜線,是皇帝殿風景區的精華所在。雖不是臺灣最高的屋脊,站在這個位置上,不由的有著「睥睨天下」的驕傲感覺。在光溜溜的石頭上,回首往南望去,「北宜高速公路」蜿蜒在景美溪的源頭,從崩山溪溪谷遁入地底,這是臺灣人用生命跟時間所換來的果實。工程不論多麼偉大,這時感覺像是一截「樂高積木」架設溪谷上,再堅固的人工裝置,似乎只是大自然的玩具。俯瞰山谷裡活動的人們,好比是爬行的螞蟻,不禁驚呼人類竟是這般的渺小、脆弱。
                       

  自從921之後的臺灣,天災、地變不斷,有識之士不斷呼籲,珍惜我們擁有的好山好水,大地的自然法則凡人無法撼動,只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這段山徑整理過後,現在只靠兩條腿,就可以「走」上稜線。連躍上稜線的那顆大石頭,都工整的挖出兩排階梯。天然美景上面動刀,我總覺得留下太多人工的痕跡,讓賞山少掉許多原味。只關心安全、圖便利,或許可以讓更多人來踏青,卻沒有考慮到大自然的「感受」。登山活動本來就存在某些風險,入山前做好準備工作,必能減少意外發生。這種危險路段,削平部分稜線豎立鋼柱再拉安全索,只為了討好普羅大眾。讓體質不適合來的人,誤入歧途出現稜線步道,當進退維谷卡在稜線上,如果不幸發生意外事故,不僅是一家人的遺憾,亦徒增救災單位的責任。
                          

  政府關心並推動登山休閒運動,絕對是一樁好事。只是步道的規劃若因路程短,皆設定為「普遍級」,再以破壞自然景觀為手段,當成普通營建工程經營,構築成整齊美觀的水泥步道,在森林裡顯得極為突兀。下山踩著既堅硬、又規律的水泥階梯步道,是登山者最無趣又無奈的事。若能就地取材,盡量保持山林原貌,山友們不在乎階梯是否做得工整,也不介意砂岩容易風化。畢竟大雨來襲時,再怎樣堅固、美觀的高成本步道,依然擋不住洪水的沖刷與侵蝕。硬體建設的規劃,應致力於步道排水系統改善,再立上清晰明確的路徑指示牌,其它的就交給大自然處理。倒是軟體知識的推廣,應強化安全登山知識,提高生態保育維護,使每一位山友都用正確的觀念賞山,不因頻繁的山野活動,而摧毀原本穩定的自然生態。
                                    

  期待山友做到對生態不驚擾,對環境不污染,只帶走美麗的映象紀錄,留下自己美好的回憶,達到共享共存的和諧狀態。行程即將回到登山口,大家都得到一個「累」,其實沿途驚豔不斷,可惜眾人皆視而不見,當時的我也還不識生態,只有萬般無奈的「不知道」。稜線上沒有人工開發,保有許多本土特有物種,後來才發現都是臺灣難得的寶。有「龍眼」的表親:紅葉樹,七月裡長滿一串串沒有花瓣的花序,像極了一條條可愛的黃色毛蟲,爬滿整個樹冠。「馬醉木」是藥用植物,望文生義馬吃了會醉。「山漆」不僅可以製漆,也是有名的紅色賞葉植物。「金毛杜鵑」,是佔據貧瘠稜線的強勢物種,會在春天綻放美麗花瓣,把皇帝殿的屋脊,渲染得生氣盎然。這裡群聚多種的橡實喬木,待秋末時節再登頂,就可以看到樹梢上的堅果閃閃發亮,一顆顆裹著「總苞」,像戴著瓜皮帽的「檳榔」,有「青剛櫟」、「狹背櫟」、「赤皮椆」、「卡氏櫧」等堅果類的族群。
                           

  山上常聽到的鳥叫聲,首推聞聲不見影的「五色鳥」,因為胸部以下都是綠色,常躲在綠林中、或樹洞裡「咕---」,很難有機會看清楚它的模樣。還有最聒噪的樹鵲、台灣藍鵲家族,也是這兒的住戶,經常成群結隊出現。另一種是猛禽類的「大冠鷲」,在晴朗的天氣時,單獨或小群隨熱氣流展翅翱翔。若聽到天上有「鴞--」聲,仰望高空很容易發現牠們出來獵食。走郊山步道常被一種單音「啾、啾」聲吸引,明明就在山澗邊的草叢中傳來,卻完全沒有鳥的蹤跡,原來我們都被「鳥蛙」騙了,經高人指點才知是斯文豪氏赤蛙的叫聲。往日登山只得到流汗與疲憊,現在是運動也是休閒,更是到大自然教室的學習。不久以前我只能區別,地上長高的是「樹」、矮的叫「草」;有翅膀飛的是「鳥」、會飄的是「蝶」。現在上山就像逛大街,每每巧遇熟識的「朋友」,真是熱鬧又有趣。
                         
    台灣有如此豐富的資產,賞山時多一些觀察,會讓我們有更多學習;多一些疑問,就對自然環境多一些認識。
森林在人們的印象中,除了休閒似乎與生活搭不上關係,其實森林存在的最大功能,就是養活了大自然眾多的生命。植物的光和作用產生氧氣,根、莖、葉、花、果實都是養活千百種生物的糧食。每種昆蟲都有特定食草,它們也是其它生物的蛋白質來源,森林世界遵循自然法則,一物養一物相互制衡,生態達到穩定平衡。自古以來唯獨人類沒有天敵,所以都是扮演毀滅森林、破壞生態的劊子手。許多天災與地變,其實多肇因於人禍,過度的開發使森林快速消失,動物棲息地被破壞造成生態失衡,不僅讓昆蟲少了天敵也少了食草,以致爆量的動物,必須到處啃食農作物求生存。人類大量使用農藥除蟲的結果,卻又消滅了另一層的食蟲動物,導致問題更加嚴重。
                                    
    現在許多平原土地遭受污染,不僅不能生產糧食,連地表水、地下水都發現含超量重金屬。萬一將來森林被破壞殆盡,物種必然出現連鎖滅絕危機,若干年後我們背著氧氣瓶出門,將不再是玩笑話。未來不想把「青山常綠水常流」、「到處都有後花園」,當成遙不可及的口號與回憶,人類必須停止破壞森林,把青山還給自然,盡量減少農藥的使用,以修補大地損傷。期待土地休養生息慢慢恢復元氣,有朝一日平地出現蛙鼓齊鳴的熱鬧景觀,才是田野生態恢復生機的開始。
        


                
           

       野桐嫩葉         
      

   馬醉木花序                 
          
     紅葉樹 (小果山龍眼)       
           

        大花細辛               
       
  馬藍 (藍染用大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