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森林裡悠閒的行走

天天讓筋骨多運動,肌肉骨骼更堅實

探索大自然,動眼又動腦,身心都健康
  • 6321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基隆要塞巡禮

         

基隆在港灣附近的砲台遺跡,大約有十餘處,數量為全台灣最多。各砲台職司分工明確,設置在最外圍的有:大武崙砲台、白米甕砲台、槓子寮砲台、社寮島(和平島)砲台,希望消滅敵人砲艦於基隆外海;擺第二線的二沙灣砲台、頂石閣砲台,位置就在港口的正上方,瞄準著基隆港入口的敵艦,希望阻敵於港外。萬一這道防線再瓦解,讓敵艦竄入港內,獅球嶺砲台瞄準港口內部,成為基隆港的最後防禦火砲,就是不能讓敵人軍隊踏上陸地。
                           

台灣北部最早的外國勢力,是由西班牙人進駐,西元一六二六年他們從和平島附近登陸,在島上築「聖薩爾瓦多城」,建立成國際貿易的大商港,做為在臺灣殖民統治的中心。一六二八年勢力拓展到滬尾,建「聖多明哥城」(淡水紅毛城),這一段榮景只維持十六年。畢竟一山不容二虎,位於台南「熱蘭遮城」的荷蘭人,感覺如芒刺在背,於是發動艦隊北上驅逐西班牙人,將他們趕回呂宋島大本營。後來鄭成功家族趕走荷蘭人,此時台灣的漢人,主要是在南部屯墾的軍隊,所以鄭氏王朝並未著力經營北台灣。
                               

清帝國在施琅的協助下取得台灣島,當時只為了消滅鄭氏王朝,對於這個海外孤島並無多大興趣。若不是主留派提出理論力爭:不管理又成為反叛勢力、或海盜天堂,將對沿海各省造成困擾,終於在隔年台灣才納入版圖。初期並未普遍設官真正統治,直到一八七四年牡丹社事件發生,隔年才開始用心治台,可惜卻於二十年後簽署馬關條約,將台灣拱手讓給日本。目前環繞基隆港的砲台,有五處訂為國家古蹟,多為日本人運用現代工法建築,或改建部分清帝國原先闢建之砲台舊址,雖已歷經百年滄桑,規模、格局仍然完整。
                           

情人湖風景區旁的大武崙砲台,扼守基隆港外西側海域的重要據點,營房區、砲盤區的建築,遺跡依然明顯。親臨這個國家二級古蹟,登高遠望遼闊的海域,每一艘船艦都在掌握之中,可以體驗出軍事基 地的重要性。砲台旁石階步道,通往西側的情人湖,這池水是匯集附近幾條溪的水流,成為基隆市民的重要水源之一。風景優美步道平坦,為民眾遊憩休閒散步的好地方,近年來更是重要的生態旅遊據點,經常有生態老師,帶著學員到這裡上課兼踏青。因位於重要的水源區,所以沒有農業、工業開發,讓多種台灣原生物種在這裡繁衍。其中最著名的稀有植物:野鴨椿,在台灣只有在基隆河以北可以發現,也是此一物種出現的最南界限。春天開細小鵝黃色花序並不顯眼,當季節步入初夏時,樹梢上一串串鮮艷的紅色果實,裂開反捲露出一粒粒黑色種籽,就像許多的小眼珠盯著你瞧,常給遊客們帶來詫異的驚喜。
                               

槓子寮砲台是基隆要塞群當中,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砲台,可惜因位置偏僻交通動線不方便,以致名氣不夠響亮,在砲台的古蹟群中算是比較落寞的一座。須自行開車從祥豐街轉立德路進入,經過二信中學再蜿蜒上山。站在稜線上沿著海岸線往東望去,依序看見海洋大學校舍、碧砂漁港、八斗子,以及金瓜石岸邊巍峨的基隆山,顯然這些地方都是砲台的防守範圍。基地由日本人創建,因為地處重要海防位置,後來由國軍接手駐紮多年,才因應戰術武器的升級而放棄。
                        

天氣暖和的時候,這裡野花遍地,吸引許多蝶與蛾穿梭覓食,經常有十數種鱗翅目的彩色畫布穿梭飛舞,確實是個賞蝶的好地方。「長喙天蛾」體型碩大、嘴器特長,全身布滿咖啡色鱗粉,經常伸出長長的吸管,振翅飛舞停滯在野花前吸食花蜜。遠看就像是小鳥在吃花粉、花蜜,大家都興奮的以為發現蜂鳥,我也曾經烏龍廣為宣傳「新發現」。結果沒多久就被「吐嘲」更正,我才知道原來台灣不出產蜂鳥,果然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白米甕砲台位於基隆港灣的西岬角西邊與協和火力發電廠為鄰,與東側的和平島互為犄角,一起守護著基隆港門戶。開車從狹窄的光華路37巷進入,巷道內設有停車場方便拜訪。俗稱荷蘭城砲台,可能是早期荷蘭人曾兩度進駐,接收自西班牙人的設施。鄭成功將荷蘭人驅離台南後,並未接收管理北台灣的設施,所以隔兩年後荷蘭人捲土重來,又佔領基隆地區,直到一六六八年才再為鄭經驅離。
                  

砲台位於狹長的山丘上,清楚俯瞰海面上目標,只要觀測所提供正確測量數據,敵艦很難踰越雷池一步。砲台的每個砲盤區,直徑都有十餘公尺,四個砲盤一字排開頗為壯觀,可以想像當年安裝的大砲,強大的火力能確實保護要塞左翼的安全。白米甕砲台堅固的用料與精良的施工,雖然經過百年歲月,建築結構完好如昔,依舊屹立山頭。可以想像當年日本經過明治維新,科學上承襲德國精準的工藝精神,尤其是在施做國家工程,每一個步驟絕對不馬虎。有好的老師又有執行決心,讓日本的工業脫胎換骨,成功不是沒有原因。
                                

「海門天險」是指二沙灣山上,正對著基隆港的二沙灣砲台,大約建於一八四零年,由清朝台灣道姚瑩建置,起初裝設有八門大砲,歷經鴉片戰爭、清法戰爭戰績輝煌。舊砲台的位置,在下方較近海岸地方,曾毀於清法戰役,而後才由劉銘傳重建於現在位置。砲台荒廢多年城堡早已頹圯,民國七十年基隆市政府,回復舊砲台陣地並仿製舊大砲安放,這裡是唯一展示仿製古砲的景點,尤其是東砲台的「阿姆斯壯後膛砲」,砲身比人還高大最為壯觀,站在巨砲旁邊,頗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軍事要塞一直都是管制區域,即使已經棄置也不得其門而入,間接使得生態獲得重生機會。秋冬季節這裡最漂亮的顏色,樹林到處都是一叢叢的黃葉,點綴在濃密的綠林中,無患子的羽狀複數小葉,比其他樹種的葉片都來得大,從變黃到凋落會維持一段很長時間,初冬季節它是這片森林最搶眼的角色。來到二沙灣砲台登高望遠,體驗百餘年前,一群淮勇雄踞東海一隅,鎮守邊關扛起重責大任,揣摩海門天險的英雄氣慨。迎著北風踩著滿地枯黃的落葉,空氣中充滿著蒼茫肅殺的氣氛,時空彷彿是回到一八九五年的砲台,準備抗拒要來接收台灣的日本軍團。
             

          基隆要塞自十七世紀起歷經西、荷之經營後,十九世紀的清帝國,已感受到國際局勢的蛻變,不能再閉門造車,終於開始勵精圖治經營台灣。基隆要塞在鴉片戰爭時,曾擊沉英國軍艦,也在清法戰役中發揮作用。雖然不敵法軍攻擊,被占領八個月之久,在割讓給日本之前這二十年間,是台灣經濟、軍事成長最快的一段時期。不料甲午戰敗風雲變色,精明的日軍了解基隆要塞的火力布置,都是針對來自海上的勢力。接收的軍團巧妙的變更戰略,改從鹽寮登陸繞經後方攻入基隆,讓要塞的強大火力完全失去作用,從此漂泊在東海的台灣,便與中國一刀兩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