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森林裡悠閒的行走

天天讓筋骨多運動,肌肉骨骼更堅實

探索大自然,動眼又動腦,身心都健康
  • 6321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金瓜石黃金城堡之旅

            
      

欣賞金瓜石、九份地質之美,要從濱海公路的水湳洞進來,就是在陰陽海旁邊的洞頂路上山。路口就可以看見「台灣金屬礦業公司」,雄偉的十三層選礦製煉廠建築,這是台灣提煉貴金屬的大鎮,我們稱它為「黃金城堡」。這是欣賞基隆火山群,最優美山海景象的入口。年輕的地形擁有雄偉、陡峭的稜線,沿著海岸線分布的峰群,雞籠山、茶壺山、半平山、草山....一覽無遺。交通動線四通八達,登山口設有方便的停車場,讓賞景的朋友輕鬆的登頂達陣。不同季節各有令人驚豔的自然風貌,春夏秋冬都是拜訪的好時機,每次選擇一座山優閒登峰不用心急。
              

大約兩分鐘車程來到長仁橋附近,眼前的金黃色瀑布,不由得令人「哦!」的一聲讚嘆。乍看之下就像是一座流著黃金液體的瀑布,似乎去舀一勺水就可以沉澱出金砂,其實是因為岩石裡的鐵礦,被溪水氧化後附著在石塊表面,神奇的印象令人記憶深刻。繼續驅車往勸濟堂方向前行,沿蜿蜒曲折的公路上山,這段稱之為黃金公路。景明亭旁有空間方便停車,從這裡往下眺望,曲折的黃金公路聯結到金色海岸,徑渭分明的陰陽海就在眼前。
          

「台金公司」雖然已經歇業二十餘年,金黃色海水並沒有因此而消失。原來兇手是濂洞溪的水,地底礦石所含豐富的鐵離子,與其它金屬離子的酸礦水,流入濂洞溪再排往大海。酸性鐵礦水注入鹼性的海水中,大量釋放的鐵離子把大海染黃了。又因海灣的漏斗地形造成擴散不易,看來陰陽海的自然現象,短期是不會有所改善了。讓「禮樂煉銅廠」長年無辜背負汙染的罵名,到現在依然撇不清責任。禮樂廠排出重金屬直接汙染海域,雖是不爭的事實,但地點是在東邊的禮樂灣,也不是黃色的鐵礦水,跟陰陽海完全不相關的兩回事。
                      

景明亭右下方的選礦煉製廠,共有三條兩公尺高的黑色大管,沿著山壁指向茶壺山方向,那是當年煉銅廠的排煙管,將含有重金屬的廢氣,沿著山脊稜線排入高空飄向大海,避免汙染鄰近人煙聚集的村落。現在隨著台金歇業,廢棄多年已逐漸頹圯,今年七月又發生火燒茶壺山事件,灰黑的排煙管,正躺在焦黑的山壁上,遙望遠山似乎又多一些破損。
                  

驅車繼續前進,在勸濟堂入口廣場處左轉上山,有一處廣闊的停車場,上方的木棧道是沿著水螺山稜線修築。在海拔三百公尺的觀景台眺望,幾乎可以環繞360度角,將鄰近各山一覽無遺,金瓜石聚落、陰陽海盡入眼簾,這裡也是拍攝夜景的好地點。此時若想挑戰對面的茶壺山,似乎一蹴可及。當年是黃金產量最大的礦坑,日本人回去後,曾有一段無政府狀態時期,盜採風熾形成一百坑的亂象,每個都是數十公尺深的坑洞,萬一失足絕無活命機會。附近有許多盜採黃金的坑洞,虛掩在草叢中,所以千萬不要自作聰明離開步道,避免意外事故再發生。
                   

繼續往前大約是在觀海亭或是朝寶亭附近,回首往南看去,黃金神社、黃金博物館就在對面山下,此刻的茶壺山正在頭頂上。順著產業道路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可以漫步至登山步道的階梯口,往上抵達寶獅亭,茶壺山的碎石坡已經在眼前,當然要上茶壺頂去朝拜一番。這裡尚屬年輕的地形,朝向北方的迎風坡,長年受到強烈東北季風吹拂、豐沛的雨水沖刷侵蝕,造成泥土淺薄而且巨石林立。沿著產業道路走到登山口,都是巨大的礦石,生態單調。半年的強風、低溫環境又缺少泥土,植物相多是低矮的草本類或藤蔓類,數量最大的族群就是芒草。即使偶有幾株灌木、喬木出現,也會因為風剪效應而長不大,每當植物長出新芽,就會被強風折損,所以永遠沒有成為巨木的機會。
                      

回頭下山可以到黃金博物館,認識金礦原石的模樣,還有當年採金的器具一應具全。早期採金技術落後,只能用人力、目視方式開採,挖掘到地下一百餘公尺已是極限,地底下即使仍有豐富的礦脈,也只能留著當國寶。所以經過幾十年的開採,接近地表的礦脈已經開採殆盡,使得盛極一時的「小上海」逐漸凋零。現在國際採金技術突飛猛進,大陸國家利用機械開採,已經能深入地底一千公尺以上,每公噸礦石只要含有四公克黃金,就有開採價值。國際金價近期又連漲數倍,金瓜石地底下粗估應有接近一兆的價值。可是一旦決定要開發,要考慮我們只是個彈丸島國,附近幾座山就馬上會夷為平地,除了國土的損失,另外還要考慮聚落的遷徙、對海陸生態的影響、環保的汙染支出,簡單計算就知道有沒有賺頭?我們當然承擔不起這樣的浩劫,所以國寶至今依舊儲藏在地底下,等待更新的技術出現。
                        

這兒居高臨下望向遼闊的東海,隨著不同的季節,欣賞變化豐富的山海自然景觀,如果能有便捷的交通,相信一定能吸引騷人墨客聚集。早期有一些素人藝術家,還沒有成名之前,會在金瓜石、九份山上租屋苦修,住在用柏油敷料覆蓋在屋頂防漏的簡陋山屋,低調的融入山居人家環境。每天望著高聳的雞籠山,面對著大海與基隆嶼等景觀變化,潛心修業希望能突破障礙,有朝一日也能成為名家。我曾到訪過舊的「九份」,感覺這個樸素的山村聚落,本身就是一幅美麗的畫作。簡單的顏色與線條、居民緩慢悠閒的動作,有別於都會區的職場,一切以「效率」為指標,當時內心深受這個環境美景所吸引。跟幾位朋友有過衝動的念頭,想在這裡租一棟舊房子,偶而來享受恬靜的山居生活,可惜冥想階段就被叫醒了,所以至今沒有成為藝術家的機會。
                 

山上近幾年變化頗大,有幾部電影以九份為背景,透過導演的編輯與構圖,尤其是「悲情城市」上映後,經由侯孝賢導演的攝影畫面呈現,吸引大量遊客探訪落寞的舊山城,國內旅遊業者更是配合演出,造成假日期間人聲鼎沸、車滿為患。神經敏感的生意人,總是可以嗅覺到人潮的聚集,許多外來經營者熱情進駐山城,也喚醒旅外的浪人返鄉,揭去屋頂黝黑的柏油黑布,蓋起新樓房經營民宿。不數年間山村回復為熱鬧山城,舊的老街也翻新了,在地人終於有了翻身的機會,只是外人眼中那一幅,如詩如畫般的山村消失了。

               


   
其實九份不是只有老街而已,我來欣賞優美的風景,再吃一碗芋圓解饞,面對各種新穎的商品充斥,實在說不出它的特色在哪?我並不反對舊瓶裝新酒,如果在地的有識之士,能夠齊聚眾人的力量與意志,或請專業機構規劃出在地的特色氣氛,再加入一些人文特質。大家共同銷售令人陶醉的「氣氛」與「景觀」,這才是山村賣不完的附加價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