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森林裡悠閒的行走

天天讓筋骨多運動,肌肉骨骼更堅實

探索大自然,動眼又動腦,身心都健康
  • 6321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角板山風景區

  
   
角板山除了山川美景,還有豐富的歷史遺跡,從清領、日領時期,到中華民國時期,有著數說不完的的歷史,都是開拓台灣的故事。復興舊名「角板山」,自古就是泰雅族人的生活區域,附近的枕頭山,舊名「角板山」,泰雅族人與清軍曾在此大戰,其導火線則在於樟腦的龐大利益。大漢溪上游豐沛的天然森林資源,吸引中國墾殖移民,一步步的進逼深入山地,配合官方的優勢武力,不斷的侵入泰雅族人領域,衝突當然是不可避免。泰雅族人不時出草,襲殺隘丁及腦丁,不僅是要驅逐入侵的外族,更有傳說:原住民出草殺人,將來到另一世界時,這些被砍殺的人,就會是供他使喚的僕奴。
 
  台灣光復後這裡最早稱為:桃園縣角板鄉,因為蔣介石的行館要設在這裡,可能又是一群狗腿的行政人員,刻意將地名變更,令長官可以精神振奮的:「復興」基地吧。舊的青年活動中心,一棟檜木建造的日式建築,曾是這裡最有名的地標,1992年因電線走火消失了,燒掉了那棟充滿豐富歷史的遺跡。「角板山賓館」最早稱為「太子樓」,為裕仁天皇(昭和)還是太子身分,訪台時在這裡住過一次。老蔣總統來台灣後,看上這裡山明水秀的風光,賓館就成為他的行館,門前有總統與夫人手植的榕樹,至今依然枝葉茂盛。
 
  角板山公園規模雖然不大,因時代久遠林木成蔭,氣候涼爽怡人,是一個令人愉悅的休憩點。一樹樹高大的楓香,秋冬季節變換期間,樹葉顏色從綠轉黃變紅,把公園點綴得多采多姿。遊客可以在活動中心後方的雅座,點一杯飲料與三五好友共享美好的景色;或在樹下靜靜的閱讀一冊好書,也是一種特別的享受。從公園的圍欄俯瞰大漢溪谷,角板山正位於河灣上方,溪流行經此處,遇到頑固的硬岩阻擋,呈現曲流地形。對岸經過流水千百年的堆積,成為一片平坦台地,層巒疊嶂的山塊包圍著整個河灣。蔣介石以其景色秀麗似故鄉溪口鎮,將山下的河階台地命名為「溪口台地」。建有鋼索吊橋與步道,連接兩岸之間,在林蔭下的短短步道,四季都適合踏青,豐水期還可以從對岸的碼頭,搭遊艇將旅程延伸到阿姆坪、石門水庫等地。
 
  「角板山賓館」可能位在聚落附近,且大馬路旁人車往來管制複雜,沒多久就在旁邊新建「角板山行館」,供老蔣總統使用。解嚴後交由桃園縣政府接手管理,規劃為「角板山賓館風景區」。園內佔地約六公頃,頗為幽雅怡靜。「賓館風景區」民國九十二年開放給民眾參觀,為一座富歷史記憶的庭園展館。園內林木扶疏風光明媚,又有池塘流水,種滿了各類原生種的水生植物,荷花、大安水蓑衣、鹹草…。並放置了國內、外知名藝術家的大型雕塑作品,供遊客遊覽觀賞,品味著不同國籍藝術家的創意,確實能擴大我們的藝術視野。這裡除了視野極佳,園內遍植梅花,又有步道涼亭、池塘曲徑,絕對是皇室級的賞梅地點,吸引眾多遊客遠道而來,而成為角板山新興的景點,對於地方產業應有所助益。
 
  園區西側山坡下方,還有一條神祕的戰備地道,長約一百公尺;萬一發生緊急狀況時,領袖可迅速進入地道內避難,由另一端出口離去。避難地道兩端出口,均設有厚重的混凝土掩體,可抵擋砲彈攻擊;地道內又有好幾座裝甲門,一吋厚鋼板製的鐵門,還留有輕兵器射擊口,可有效阻撓闖入者。這些因應不同時代的設備,對未曾經歷戰爭洗禮的年輕遊客,也有一種親臨戰鬥現場的體驗,不同於電影情節的經驗分享。
 
  在庭園區的外圍,有一棟木造老房子,是「專賣局角板山收納詰所」,為總督府專賣局角板山樟腦收納事務所總局設於大嵙崁(大溪),在各地山區設有分支機構。總督府在西元一八九九年發布樟腦局官制,輝煌時期原有二十八處收納所,現在僅存角板山一處。這棟舊房子已被桃園縣列為歷史建築,仍保持著原始的模樣,並沒有進行破壞性的修築,僅搭設遮雨棚保護,以免繼續被風雨摧殘。同時也在屋內搭設一條棧道,通過建物中央,讓遊客可以進入參觀內部陳設。可惜沒有詳細解說文字介紹,許多舊時代的設備,無法知悉原本的功能。
 
  台灣生產樟腦製品,曾占全世界近80%產量,足以壟斷全球的化工媒介原料,實在是一筆誘人的財富。日本佔有台灣的前段期間,必須優先處理漢人的反叛勢力, 才能穩固統治權。因此從兒玉總督上任,與民政長官後藤,對武裝反對勢力政策,一直採取軍事進逼配合懷柔招撫。當時政府為了安定,所以不過分壓迫原住民,尊重他們是山林的擁有者。但是當第五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就任時,內亂問題已經平定,隨著內政局勢穩定,他主張強勢征服台灣原住民族,以便主控豐厚的山林天然資源。於是制定「五年理蕃計畫」,藉著優勢軍事武力為執行的後盾,不久便爆發了「大科崁戰役」,迫使大漢溪上游的泰雅族一一歸順。他參與最慘烈的太魯閣戰役時,討伐泰雅族中最兇悍的一族,曾從馬背上跌落受傷,佐久間總督在位九年期間,為台灣原住民的黑暗時期。目前角板山公園停車場入口 的「復興亭」,原址為「佐久間總督追懷紀念碑」,選擇此地建碑以歌頌其政績,後來日本人撤退碑體便被拆除,僅存基座的石材改建為涼亭。
 
 
  當時佐久間身邊有一位年輕通譯:森丑之助,十八歲到台灣來、十九歲進入原住民山區,學習各族語言、結識各族頭目成為好友,他是台灣的「原住民通」。博得了一個稱號:「台灣蕃社總頭目」,成為台灣原住民研究的權威人物。他長期留在深山原民部落,後來總督府殖產局的「有用植物調查科」,委託調查原生植物,他確實發現了許多新物種。原來台灣有二十幾種原生植物名,只要冠上「森氏」都是他所命名,如森氏紅淡比、森氏菊、森氏櫟、森氏杜鵑…。跟英國來的「斯文豪氏」,兩人對台灣物種分類的貢獻,一位針對植物、一位針對動物,功勞不惶多讓,雖然都是客串角色,更勝許多專業的生物學家。
 
  角板山位在山谷的上方通風良好,潮濕的水岸環境對氣溫又有微調作用,加上四周都是茂密的森林,廣闊的溪谷旁又可以戲水、觀賞水鳥生態。還有角板山公園、賓館風景區,兩塊令人賞心悅目的園區提供休憩,夏季到此避暑、冬天賞楓,絕對是最佳選擇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